荆州政协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政协之声 >

强化金融监管优化金融投资 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

作者:荆州政协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18 10:18

 
 民建荆州市委员会
 

  在2018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党中央明确提出,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作为今后三年的三大攻坚战,尤其强调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要以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与房地产、金融体系的内部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的金融监管制度建设。

  一、现状及存在问题

  今年以来,荆州市委市政府围绕中、省关于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决策部署,为打好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从中,省两级多个部门对我市政府债务风险的多项审计、检查结果看,都对荆州市的政府债务管理工作给予了高度肯定,全市政府债务及隐性债务规模总体风险在可控范围;从人行荆州中心支行的分析数据显示,全市金融运行平稳、存款增速、贷款进位、融资结构改善、金融服务质效提升;市公安局对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的打击处置成效显着,通过全方位的排查隐患、全时空压发案、全天候打击、全数据核查、全天候宣传,有效防范非法集资案件的新增,积极化解陈案,得到了老百姓的高度认可。

  民建通过调研座谈,深入剖析,觉察到一些潜在的风险,认为我市金融风险主要为不良贷款增加、存贷比不合理及民间非法集资案件频发,但产生原因确为多元。

  (一)实体经济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导致不良贷款不断增加。截止9月底,我市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3188亿元,贷款余额1560亿元,贷存比仅48.9%。我市规上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为47.5%,比历年平均水平50.5%还低3个百分点,这反映金融机构今年上半年对企业抽贷、压贷、限贷近45个亿,很大程度这45个亿转向民间借贷,造成企业流动资金越来越紧,企业经营压力越来越大,失血过多,供血不足,效益下降,影响企业贷款偿还能力,逾期不良增加。贷存比全国平均水平为65%,资产负债率全国平均水平为55.5%,国企资产负债率更高达65.7%,但荆州经融机构的整体存贷比偏低,无法有效满足实体经济流动性资金的现实需求。

  (二)对国家信贷政策把控不准, 贷款投放做不到因企施策,精准放贷,导致金融机构呆坏账增加。信贷业务是一门涉及面很广的行业,它要求从业者必须具备丰富的社会阅历,不仅能熟练运用行业规范,还要熟悉信贷主体所涉行业市场情况及发展趋势,要防止企业产品质量好、市场前景好但公关能力弱的优质民营企业得不到贷款。当下的中美贸易战,我市出口型企业经营风险加大,他们需要去转换开拓新的出口目标市场,但这需要时间,需要金融企业加大金融扶持力度,帮助企业渡过难关。金融机构从业人员通常为规避自身风险,采取对企业简单的抽贷、停贷,可能导致能正常经营的企业失血性休克,最后因企业步入困境,无法按时还贷,金融机构新增了不良贷款,地方经济发展也因此受限。荆州市可能成为金融行业认定的金融洼地,统计显示,目前我市存款3000多亿元,贷款1300多亿元,扣除存款准备金,还有很大一笔钱给别人花了,造成了本地经济的流动性不足,贷款转不良的机率增加,如此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使得本地金融机构规模效益下降,也对荆州本地经济发展造成一定负面影响,降低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

  (三)民间非法集资问题比较突出,非法集资风险转化为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的机率增大。据统计,目前我市非法集资案件近50起,发案数在全省仅次于武汉,且金额巨大,涉及面广;仅熊家冢一案,涉案人数较多,涉案金额巨大,这其中一部分资金来源于企业和个人从银行获得的贷款,资金链断裂,传递出去的就是贷款不良;还有很大比例的资金来源于老百姓,其中,中老年人的防病养老钱比重较大,造成的社会影响和社会负担极其巨大。

  二、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几点建议

  (一)增加流通性,扩大贷款投放规模。中小微企业是我市经济的主体,政府应协调引导金融机构把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落实好,充分合理利用货币政策,激励更多信贷资金投向中小微企业,对积极开展普惠金融,精准扶贫,支持地方经济贷存比达标的金融机构利用差别存款储备金政策,定向降准,让金融机构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实体经济中,同时利用再贷款,再贴现来增补金融机构的资金实力。荆州金融机构应争取尽可能多的享受央行下调存款储备金率这一政策红利。

  (二)增加有效投资,贷款投放要因企施策,精准放贷。要充分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做好“金种子”“银种子”计划,加大省级上市后备资源库申报工作力度,鼓励支持企业上市融资,利用多种手段增加有效投资。政府要引导支持金融机构增强自身管理能力,着力提高金融企业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操守及工作能力。金融业六大风险中,金融企业的管理风险及金融从业人员的道德风险,俩者解决途径都需要金融监管机构加强对金融企业管理制度的规范建设,既不要为避险而不作为,更要提高风险防范意识与能力。

  (三)综合施策,化解风险,降低社会影响。化解金融不良贷款要多利用综合手段,迅速处置。不良贷款已经发生的,根据金额大小逐笔落实化解责任主体,由基层支行到市级分行,再到省行,能在本级银行落实化解的限期落实,绝不允许拖延或向上级行推责,能核呆的尽快核呆,能转化的尽快转化。通过加大保险、担保、专项基金、创新贷款品种等多种增信机制建设,增加企业的信用实力。建议由市政府金融办牵头,成立代解金融风险领导小组,对已出现风险,但有希望或资产充足的企业,千方百计解决他们的短期困难,实现企业的后续经营。

  (四)对民间非法集资要防控并举。首先是通过一切宣传手段(如报纸、电视、多媒体、社区讲解学习等)广泛宣讲非法集资的危害,增加老百姓对正当集资与非法集资的辨别能力,净化消除非法集资产生的土壤;其次是通过一切行政管理手段,运用大数据分析,防控民间融资公司的异常经营行为,综合公安、工商、银行、税务等机构的信息数据,分析融资公司及关联人的业务发生及资金往来,通过对比及早发现异常,及早掌控,及早处理。同时对相关的挂牌在市面的任何运营公司,加强监督,并标示相关标牌,把事后追究提前到事前跟踪管理过程中。

  (五)对非法集资案件及从业人员的追责要零容忍,发挥好公、检、法、司作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屏障作用。建议由市综治委或政法委牵头,领导协调公、检、法、司、仲裁机构等加大对恶意逃避贷款责任的企业或个人严厉打击力度,对失信人员的转移资产行为严厉从重从快处理,防止社会影响无限蔓延。针对执行难,应充实各级法院的执行力量,增强执行措施,丰富执行手段。对已发生的非法集资案件要严打严处,切实增加违法成本,对从事非法集资的企业或个人的追责与判处,一律按法律的最高上限从严从重处置,让那些在集资中非法受益的连带人员一并担责,设置高压线,让他们不敢犯,犯不起。强化舆论导向,引导媒体对非法集资的跟踪报道,提高市民的风险防范能力,绝不让非法集资从业人员有可乘之机。

  1988年的华尔街股灾,造成通货膨胀进而引发经济危机;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金融史有十年周期怪圈,又有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全面打压遏制中国崛起,2018年中国经济会否发生重大金融风险,党中央未雨绸缪,及早部署与安排,将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作为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的工作重心予以布置,是正确且必须的。党中央的这一工作安排,是结合世界经济金融发展演变及当下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而作出的战略决策。金融风险的防范与化解关系百姓生计,也是全市经济发展的根基,我们一定要提高认识,共同努力,共筑荆州金融建设的防火墙。









 

------分隔线----------------------------